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企业如何在疫情过后抓住时机实现跃进发展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3月29日 11:09

今年年疫情防控战在全国打响的同时,对于众多企业而言,也是一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役。疫情的爆发,带来的不仅是生离死别的苦楚,更多的是,灾难之后的企业的孤军奋战和无法重建,这是一场企业与员工共存的生死之战:员工担心失业,企业主担心运转不良,每个人都被卷入了这场疫情风暴中。

根据《中欧商业评论》的《清华、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如何穿越3个月的生死火线》的报道,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67.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85.01%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23日,A股在春节假期后开市,沪深两股有3000多股近乎跌停,哀鸿遍野;26日,已经成立13年的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29日北京“K歌之王与全部员工、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210日,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创始人兼CEO张继学宣布裁员500人自救.......疫情的延续必然带来经济的萧条,疫情后的企业应该如何迎接挑战? 

近期,很多文章说了各种消减成本增加现金流的文章,岂不知这些都是传统手段,传统企业如何消减成本?如何扩大影响力?如何做大做强增强抗风险能力?大形势下的房屋租赁行业又应该如何发展?这些才真正应该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应该思考的问题。

首先,互联网有什么优势?

第一:互联网将个人能力放大,比如,现在很多人可以一个人利用互联网就可以做一个企业,像微商、互联网培训等等,而在个人能力被放大化的互联网形势下,给传统企业也带来了机遇,将企业平台化,为个人提供发挥的舞台,不仅企业可以获得发展,同时也可以减少极大的人工开支成本,这难道不是一个极好的节流方式吗?

第二:互联网的打破了时空概念

互联网的发展,不再是早八晚五,年轻的一代甚至在中国过起了美国时间,互联网24小时365天均可工作,如何挖掘碎片时间,能合理利用碎片时间就能极大提高功效。

第三:互联网可实现无门店

企业的成本,除了人工成本,材料成本外,最大的一块可能就是门店租金成本,通过互联网大平台,完全可以实现无门店经营,无门店经营最大的劣势是让很多人对服务的信用担心,那么寻找一个可靠的诚信平台就成为重中之中。

疫情之下,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来看,产业互联网的意义要比消费互联网更为重大。企业借力互联网,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传统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更有效地组织生产、更快捷地实现产品的流通和销售,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提升生产效率。产业互联网模式将重新定义行业、产品、组织,也将重新定义竞争。企业只有在变化中应对变化。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企业发展只有两个方向。

首先是平台化企业,在产业领域通过多种方式做大做强,贯通产业链上下游,提高效率,最终形成行业巨无霸。企业拥有足够的上下游资源,才能够打造产业互联网平台。

第二个选项是细分市场的小而美企业,聚焦打造产业链条上的精准一个小点,一个细分产品,占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这样的企业在产业链整合过程中,将继续占据优势地位。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将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企业发展也要有发展的眼光,不仅要从现在看,还要能站在十年后看趋势,用互联网技术来重新构造整个产业链条,了解用户,创新场景,赋能产业链上下游企业。

以服务型的租赁中介及互联网平台为例。截至目前,全国流动人口接近近3亿人,而租房人口超过2亿人。传统中介靠门店服务,门店成本高,人员成本大,最终都要把成本转嫁到本不富裕的租客身上,所以,近20年来,租赁市场上始终是一个矛盾体,无论房东和租客,都对经纪人持有负面评价。但传统的信息发布平台,只管收费不管结果,经纪人在各种费用和生存压力下不得不使用各种手段,造成恶性循环。

目前网络出现了一个叫租客网的平台,平时没有专门分析,但这次疫情下,却发现了这个平台为什么不像其他平台收取广告费和端口费的原因。原来租客网的核心模式在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模式,租客网不但为合伙人提供完善的后台管理系统,还给公寓运营方、房源方免费提供了全套的房源管理系统,再往下游给租客提供全套的售后服务支持,甚至平台里的租客惠为租客解决了优惠吃喝的问题,更有甚者,平台竟然还为租客提供了用手机就能完成工作的兼职赚钱机会,只能说这个平台还是非常有远见的,这是一个完美的商业生态系统,通过平台打通上下游资源,通过免费服务解决上下游的难题,而通过完美的服务,解决了租赁相关群体的绝大部分必要需求,因为作为租客就是有个舒心的住的地方能吃好是关键,而对于很多经纪人来说,他们也可以通过平台实现诚信的业务往来,不用再背骂名。 这个平台应该是中介、公寓运营方和有志于再房屋租赁行业做一番事业的人不错的选择,因为通过这个平台,真正可以利用互联网实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获取资源,真正实现开源节流,增加抗风险能力,或许这个平台也应该是房屋租赁从业人员的一个跳跃支点。。

此次抗击疫情不仅仅是一场全民战争,更是一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关键一役!企业只有坚强的活下去,才能拥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去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员工只有和企业并肩作战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定,为了国泰民安,为了阖家团圆,上下一心,我们有必胜的信念和意志!

太宰治说:先试再说吧!破局之后,亦有春天来到!正如租客网所说,为梦想,做租客


相关推荐

互联网使传统企业不再固步自封,为其打开一个更广阔的的平台!

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也开启了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型。根据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可以推断出,创新和转型升级将成为我国新常态阶段经济发展的主旋律。传统产业是相对于信息产业、新材料产业等新兴工业而言的主要指劳动力密集型的、以制造加工为主的行业。从现阶段发展现状来看,传统产业仍占主导地位,但与高新技术产业相比,传统产业使用的是大众化或相对落后的技术产品,其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较低,所以面对知识经济的发展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崛起,传统产业正面临着经济新常态下严峻的挑战,原有的比较优势也将日渐丧失。同时传统产业已经意识到不转型升级是没有出路的,着手开始转型升级之路,已经开始寻求技术和产品上的更新,迈向互联网+的行列。所以,新经济常态下传统企业该如何转型与升级?变成了传统企业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接轨互联网已经成为了传统企业的首要考虑。2020年,是世界互联网诞生51周年。没有哪样科技发明能如此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汽车缩短了距离,电话改善了沟通,但都没有像互联网这样,潜移默化地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是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26周年。随着信息化建设的深入推进,中国互联网由弱渐强、从小到大,创造了令世界惊叹的发展变化。互联网的重要特质就是开放。传统行业往往欠缺开放的特质,如同机器般封闭操作,然后完成产品输出,企业和消费者在这样的情况中是鲜有互动的。但互联网恰恰相反,互联网给予了企业更多的开放性,不再封闭,没有边界,可以无限延伸。这种开放使得外部的资源、诉求、思维、能够顺利进入企业,进行融合再造。互联网可以使传统企业不再固步自封,而是为其打开一个更广阔的的平台。那么对于没有互联网发展经验的传统企业来说,如何打开互联网格局是一个问题。其实初期目标不必设置的太过宏大,从基础的目标循序渐进,从而实现自身转型和升级也是一种稳健的方式。所以说,选一家技术成熟,建设完备的互联网平台合作,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租客网就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租赁生活方式为宗旨,以房屋租赁业务为切入口,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传统企业可以通过加盟租客网重塑生意模式,助力业绩飙升。还可以从租客网平台上获得免费流量支持,实现合作共赢。租客网作为纯平台,大共享,不设立直营模式,不与平台商家抢业务,并充当管道作用,持续为平台商家导流。租客网拥有金融从业经验丰富的金融团队整体运作。同时拥有10年以上互联网开发经验的技术团队支持,能够进行多个系统开发,多平台开发。更拥有专注互联网品牌运营推广,与多媒体平台深度合作的运营团队,为合作企业提供全平台技术支持。拥抱互联网是必然的趋势,传统企业加盟租客网,打开更广阔互联网平台,启动新经济常态的转型与升级。

2020年09月22日 10:27

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公司三种企业形式的不同?

公司、合伙和个人e799bee5baa6e997aee7ad94e78988e69d8331333366303236独资企业是当今市场经济中最典型的三种企业形式,它们虽然都是以营利为目的的经济组织,但是三者的法律形态却有以下几点区别:  (1)存在的法律依据不同。公司制企业依据公司法设立,受公司法调整;合伙制企业依据合伙企业法设立,受合伙企业法调整;个人独资企业依据个人独资企业法设立,受个人独资企业法调整。 (2)法律地位不同。公司是企业法人;合伙企业和个人独资企业是非法人。 (3)组建方式不同。公司一般由两个以上投资人共同出资设立,投资人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合伙企业由两个以上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合伙人一般为自然人;个人独资企业由一个自然人投资设立。

2020年05月07日 14:13

思瑞浦冲刺科创板:神秘“客户A”贡献六成营收,上市前夕华为子公司入股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见习记者王颖无锡报道近日,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瑞浦”)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据了解,思瑞浦主营业务为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和销售。招股书介绍,思瑞浦的模拟芯片产品已进入众多知名客户的供应链体系,包括中兴、海尔、宁德时代、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而从股权结构看,思瑞浦无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知名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华芯创投。值得关注的是,思瑞浦还与华为是关联方,在思瑞浦接受上市辅导的半年前,华为新设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入股思瑞浦,成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8%。思瑞浦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7539,目前仍是新三板挂牌状态。“这不影响它申请科创板上市。对于挂牌公司申报IPO,涉及在新三板的信息披露、停复牌、终止挂牌等事项的办理,目前已有成熟的制度安排,对申报科创板上市的挂牌公司同样适用,可正常办理。这在2019年3月就开始推行。”从事金融服务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业绩波动大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2016年-2019年),思瑞浦营收分别为1.12亿元、1.14亿元、3.04亿元,2018年和2019年营收增幅分别为1.91%和166.47%。2019年公司营收上升的主要原因为,自2016年至2018年,公司先后进行了新系列转换器产品和新系列线性产品的开发,2019年该产品销售开始放量。2016年—2019年,思瑞浦实现归母净利润512.47万元、-888.94万元、7098.02万元,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73.46%,2019年就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增幅达898.48%。思瑞浦表示,净利润先降后升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2018年加大了研发及销售方面的投入,在收入成本较上年变动不大的情况下,研发费用及销售费用分别增加1208.24万元和387.66万元,导致净利润较上年有所下降;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较多,导致净利润较上年增长较大。思瑞浦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分为信号链模拟芯片和电源管理模拟芯片两部分。其中,信号链模拟芯片(包括线性产品、转换器产品、接口产品)在公司近三年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99.81%、99.77%、97.92%;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收入占比分别为0.19%、0.23%、2.08%。思瑞浦表示,信号链模拟芯片产品销售均价在2019年度较2018年度有明显的上升,主要系产品结构变化所致。2019年度公司向通信市场销售的产品开始放量,且所销售的产品技术含量和集成度较高,导致成本较高,因此销售均价高于公司以往销售的其他型号。2019年,公司信号链模拟芯片收入2.97亿元,是上一年该产品收入的2.6倍。信号链模拟芯片的价格也同比提升了96%,从2018年0.28元/颗提升至2019年的0.56元/颗。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近六成细究思瑞浦2019年营收暴增近两倍的原因,除了前述思瑞浦所称“产品结构变化”,或与其2019年新增的第一大客户——“客户A”有关。2017-2019年,公司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2.06%、45.74%、73.50%,公司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09%、12.06%、57.13%。显然,2019年度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陡增是因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较高所致。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思瑞浦近三年前五大客户名单,2017-2018年,思瑞浦的前五大客户较为稳定,分别上海三目宝、深圳中电、广州周立功、深圳沃莱特和上海蓝伯科,仅排名不同。而2019年前五大客户则新增了客户A和深圳中兴康讯。其中,未披露公司名称的客户A颇为神秘。客户A为思瑞浦关联方,2019年一跃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思瑞浦对其销售金额1.73亿元,在营收中占比高达57.13%。深圳中兴康讯亦为中兴公司关联公司,思瑞浦2019年对其销售金额1284.89万元,在营收中占比4.23%。对于客户A的身份,《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思瑞浦,其工作人员表示会转达给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有公司人士联系本报记者。不过,思瑞浦工作人员日前曾对媒体表示:“客户A全称已申请豁免披露。公司与客户A之间的合作合理合规,不存在赊销做大营收。”根据招股书中对客户A的描述,该公司为本土的系统厂商,2016年开始,思瑞浦与其建立合作关系,着手为其开发多种高难度的模拟芯片;2017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合格供应商认证;2018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认可而开始被其采购;2019年度,客户A向思瑞浦的采购开始放量,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公司向客户A销售的产品已用于其终端产品中。思瑞浦强调,虽然公司对客户A的销售额占当年总收入的比例超过50%,但公司对其他重要客户的销售额同样有所增长,故不存在严重依赖少数客户的情况。华为供应链国产替代再下一环招股书显示,思瑞浦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为华芯创投,一支专门定位于半导体业的投资基金,投持股比例为24.74%,未超过30%,且根据公司目前的实际经营管理情况,公司重要决策均属于各方共同参与决策。住的注意的是,思瑞浦第六大股东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哈勃科技”),是华为全资子公司。2019年4月1日,思瑞浦召开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增发股份,增发部分由哈勃科技全部认购;5月15日,思瑞浦原股东与哈勃科技签署《投资协议》,确定哈勃科技认购金额合计7200万元,单价32.13元/股。自成立以来,哈勃先后投资了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碳化硅龙头企业山东天岳、专注晶圆级光芯片的鲲游光电、高速传输芯片设计公司新港海岸等。显然,哈勃的投资专注于华为供应链上下游国产替代的需求,而对思瑞浦的投资,也是这条产业链上的一环。《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多家券商在研报中将思瑞浦视为模拟芯片的国产替代标的,不过,其产品与国际龙头企业相比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思瑞浦在招股书中坦言,与国际模拟芯片企业相比,中国本土公司发展时间较短,在技术储备和产品种类上仍存在一定差距,导致产品结构的多样性不足。在高精度运放、低噪声仪表放大器、高速接口芯片、高性能电源管理、高速ADC芯片等高端模拟芯片细分领域,国内模拟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在设计环境、设计工具、设计人才和设计经验等核心技术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但是在半导体核心器件国产替代加速以及下游终端应用爆发大背景下,相关企业将充分受益。虽然没有数字芯片那样大赚眼球,但模拟芯片应用场景广泛,5G、AIoT和自动驾驶等热门领域,均是模拟芯片未来的机遇。当前,华为等终端厂商正在推进核心器件国产化,模拟芯片国产替代将是大势所趋。”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张雨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20年04月25日 11:58